首页 > 阅读人生 > 他山之石 > 塞内加尔,喜爱阅读不容易

塞内加尔,喜爱阅读不容易

塞内加尔位于西非之角。塞内加尔开国总统桑戈尔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法语诗人、作家,还是第一个在法国学校任高级教师的非洲人,也是首个获法国文法博士的黑人。塞国独立后,仍然将法语作为官方语言,并在基础教育阶...
塞内加尔位于西非之角。塞内加尔开国总统桑戈尔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法语诗人、作家,还是第一个在法国学校任高级教师的非洲人,也是首个获法国文法博士的黑人。塞国独立后,仍然将法语作为官方语言,并在基础教育阶段继续加以推广。对于我这样一个外国人来说,接触到的大部分塞国人民的法语还是相当的标准和精确的。他们大都喜爱阅读,文学、社会学、历史、哲学这类人文科学尤其招人喜欢。塞国人说话常常会引经据典。很多人对中国文化和历史也有一定涉猎,常常也能把我这个炎黄子孙问住。

在塞内加尔,想说爱阅读也不容易。你在书店里见到的大多数书,都是从国外进口的。一本200页左右的新书,售价有时高达10000多西非法郎,相当于人民币100多元。要知道在这里,一个普通门卫一个月的收入,也就50000西法,可见书价之昂贵。记者有时也会去逛逛当地最大的“四风书店”,有一次恰巧碰到了一位当地经济学家也在购书。只见他东看看西瞧瞧,拿下这本又放回那本,一看就是爱书之人,好像进的不是书店而是阿里巴巴的宝库。可最后到结账时,他只拿着一本薄薄的书来结账,面有不甘。记者和他有过一面之缘,就趁机问了问他,感觉现在塞国社会的阅读状况如何?

老兄一把拉住我,大吐苦水:难啊,一是书太贵了,你看我买的这本书,也是欧洲有一个专门针对非洲的“非洲出版计划”,所以定价比较低,4000西法,但这个价格对于普通塞内加尔民众,也是太贵了;我要想多买几本书,也都得等到年底书店打折什么的再买,热门新书可买不起;第二,我们这代人还有点阅读习惯,可是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阅读了,就知道玩手机,看电视。说完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。是的,在达喀尔大学附近,每天晚上就会摆出很多旧书摊,边上的复印室基本也都是从早到晚门庭若市。很多学生买不起原版书,只能靠看旧书或者复印来满足对知识的渴望。有一次,记者参加了一个中资公司在大学举办的发布会,他们想推广一套数字校园系统,其中有一项重要内容,就是把纸质书电子化,放到网络上供学生们免费阅读。正当我们所有中方来宾为这个造福当地学子的好设备鼓掌时,一个穿着入时、打扮得像知识分子的当地女性却问:你们怎么保护作者的知识产权呢?

这个问题反映了一部分对于知识和书籍的担心。只是我总是忘不了那些在旧书摊和复印店,为几个铜板和老板好话说尽的年轻学子渴求的眼神。如果说知识是财富,知识创造财富,那么,一个社会,究竟是应鼓励有知识的人“先富起来”?还是尽可能传播知识,至少实现知识层面的“共生共享”?这可能真是个问题。

达喀尔日常开办有不同级别的法语课,每天都会搞各种类型的讲座、音乐会、电影放映、艺术展等文化活动,每天都是热闹非凡。要说哪个当地略有名气的艺术家或者文化人和他们没关系,基本不可能。他们也有很多文化出版的支持计划,资助当地作家、音乐家、导演等搞创作,方式也比较灵活多样,深受当地人们欢迎。

“世界充满劳绩,人却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”。

上一篇:合肥尝试公共图书馆与民营书店合作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