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阅读人生 > 阅读推荐 > 从“大江之上”,见中国精神

从“大江之上”,见中国精神

江苏作家章剑华的长篇纪实文学《大江之上——长江大桥三部曲》(以下简称《大江之上》)气势恢宏,是一部主题鲜明、题材独特的现实主义宏大叙事作品。它以新中国长江建桥史为叙述内容,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光...

江苏作家章剑华的长篇纪实文学《大江之上——长江大桥三部曲》(以下简称《大江之上》)气势恢宏,是一部主题鲜明、题材独特的现实主义宏大叙事作品。它以新中国长江建桥史为叙述内容,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光辉历程为背景,展现了新中国巨大的建设成就和中国人民不畏困难、勇攀科学高峰的壮举。如何使一部工业科技题材的作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书写,《大江之上》做出了大胆尝试,呈现出诸多鲜明特点——
   一是见精神。所谓“见精神”,就是尽可能从题材中提取精神价值,如果不能提取出精神价值,这部作品就会变成一篇说明文、一部流水账,变成一个纯粹记录大桥建设过程的枯燥的事件罗列。正如李渔所说,文学创作要“立主脑”。这部作品的“主脑”是什么?我认为就是中国精神。大桥建设与新中国的建设、发展密切相关,大桥是国之重器,直接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发展决心、创造精神与建设实力,可以说,桥运就是国运,写好了长江大桥的建设史,就写出了新中国的奋斗史,就表现出了中国建设者不畏艰难险阻、排除一切干扰、勇往直前、勇攀高峰的创业创新精神。《大江之上》就是以这些精神价值为引领、为底色、为题材的统帅,从而写出了历史的风骨,写出了建设者亦即作品中诸多人物的豪情壮志。
 
二是见人。这样的工业性、技术性题材的创作,还必须要见人物。我粗略地统计了一下,这部作品大概涉及了50多个人物。这些人物有彪炳历史的伟人、大国工程的决策者,有直接为大桥建设做规划的科学家,有奋斗在一线的能工巧匠,还有为大桥建设提供各方面支持的工作人员。这些人物都是有性格、有意义的:如果没有那些伟大人物在伟大时刻做出的伟大决定,我们就不可能见到这样伟大的工程;如果没有科学家的创新,没有建设者们的拼搏,长江之上也不可能出现今天那么多飞架两岸的“彩虹”,所以,写出了人,就必然写出了桥。作品对人物的性格刻画非常成功,许多人物都给读者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有的敢打敢冲,勇猛向前;有的沉着稳健,心细如发。作者能借助事件、分工、场面的不同,刻画出一个个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,使读者掩卷之后,不但记住了那一座座横卧大江之上的“巨龙”,更记住了那些为中国桥梁事业奋斗的修桥人。
  
三是见故事。大桥的建设过程,从技术上来讲,就是一个如何在大江之上架设桥梁的流程,但文学创作不是施工指南,不是建桥报告,不能只写流程,而是要将过程转化为故事。这部作品之所以读起来让人感觉很生动,就是因为它在尊重大桥建设真实历史的基础之上,写出了很多曲折动人的故事。这与写好人物是紧密相连的,虽然是写桥,但作者懂得,置于前景的一定是人,也只能是人,有了人,故事自然就有了。由桥梁引出人物,因人物牵出故事,一部长江大桥的建设史就这样成了大桥人的舞台,上演了一出出动人的大戏。
  
三部曲,部部有戏。武汉长江大桥建设时如何战胜一穷二白?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如何面对困难时局?江阴长江大桥建设如何开启中外合资模式?作者主线安排得当,冲突布局合理,叙述有张有弛。毫无疑问,这样的戏剧效果是作者创作之前深入细致采访的结果,有时,也许就是受访者不经意的一句话,就构成了一条重要的故事线索。纪实不是虚构,虽然需要故事,需要戏,但这些故事和戏必须要有出处,现在,章剑华把为大桥建设流程所掩盖的这些精彩的故事成功打捞出来了。
  
四是见场景。文学的魅力在于细节。作者在采访中见过这些桥梁的建设档案,这些档案是重要的,但它们再多、再浩繁也构成不了文学,作者需要的是通过这些档案重返建设的现场。文学需要的不是枯燥的数据,而是鲜活的、生动的、具体可感的场景和细节,是对大大小小的场景的细致描写,是对场景中的人物的刻画,是这些人物的心理、语言、表情、动作等等。这样的纪实文学才是一个复活历史的过程,一个在纸上再现当年场景的过程。
  
作者章剑华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,他为我们打开了尘封的历史,带领我们穿越了时间的隧道,让当年大桥建设的火热图景鲜明如昨地浮现出来。作者娴熟地运用了纪实文学的技巧,借助于历史的真实,以历史真实为拐杖,展开了文学想象。也就是说,章剑华在不违反真实历史的前提下,在不违反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文体边界的前提下,进行了合理的有限虚构。其实,纪实文学允不允许虚构,一直是一个问题,但又不是一个问题,因为即使是严格的历史,也不可能离开想象、离开虚构。对于纪实文学而言,问题在于真实和虚构之间的度,《大江之上》之所以生动而可信,就在于较好地掌握了这个度,它成功地借鉴了小说的表现手法,使这部作品虽然场景生动如在眼前,却又最终以纪实文学的文体呈现出来,成为共和国长江桥梁建设的信史。从这个方面来讲,作者从“故宫三部曲”开始,到《大江之上》,为纪实文学的写作提供了具有启发性的经验。

上一篇:《大国记忆》
下一篇:最后一页